立即註冊 忘記密碼
略過巡覽連結OhMyGod網站 首頁 > 專欄文章 > 感覺台灣
載入中....
Facebook plurk twitter
 
【鹿野小農記事】關於平等
文/廖瞇 

整個三月,沒寫小農記事。寫這篇文章時,一直卡住。腦子裡有許多東西想寫,但都只有一半。想寫最近採的梅子…、桑葚、樹葡萄,想寫它們變成的加工品,可是不曉得為什麼心裡一直掛著另一個東西。最後我決定,在寫這些可愛的加工品之前,先把我心裡想說的東西,好好地說一說:

先從盧梭寫過的一段話開始好了:

假如對出生的地方可以選擇的話,我一定會選擇這樣一個國家:

它的幅員大小決不超出人們才能所及的範圍以外,也就是說能夠把它治理得好。在這個國家中,每個人都能勝任他的職務,沒有一個人需要把他所負的責任委託給別人。在這樣一個國家中,人民彼此都互相認識,邪惡的陰謀,或謙遜的美德,都不能不呈現於公眾的眼前並受公眾的評斷。在那裡互相往來,互相認識的良好習慣,將使人們對祖國的熱愛與其說是熱愛土地,勿寧說是熱愛公民。

這也是我想像中的,我想選擇的國家。

假如這是民主國家的原型,或許這也是為什麼現在所存在的這些國家,很難真正實現民主。

老實說,不要說國家民主,在一個小小的團體中要真正實踐民主,也很困難。因為「不平等」已經存在我們的社會中了;並不是我們說「我要平等」,這個社會的結構馬上就能平等的了。

可是,至少我們要有能力意識到不平等的狀態。有能力意識到不平等的狀態,才有能力使得結構更趨平等。

但所謂的「不平等」是這樣的──像翹翹板一樣,有重的一方與輕的一方。重的那方,也就是握有權力的那方,是不太可能想要平等的。多半想要平等的是輕的那方,但也只有他在意識到自己處於不平等的狀態之後,才懂得爭取平等。

而爭取到平等之後,有沒有可能有天自己變成重的那一方了呢?如果真的變重了,自己能不能意識到這不平等的狀態,然後有意識地調整位置,回到平等呢?

這不是容易的事。

為什麼小農記事要寫「關於平等」呢?就像學生不該只在意學校、學業上的事。有些事情是只要我們活著就無法不去面對,只要我們身為人就無法不去思考。

──寫於2014年4月12日

(廖瞇,2013年8月與男友從台北遷居至台東鹿野,開始農耕與筆耕的生活。)


發佈日期:2014-04-28

點閱次數:203
資料來源:
引用:
圖片來源:
延伸閱讀:
讀者回應
此專欄所有文章
 1 2 3 4  ...  

隱私權聲明版權聲明 關於我們給予支持聯絡我們訪客留言板網站Q&A
Copyright © 2004- www.ohmygod.org.tw powered by ICPCT.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資訊中心 建置維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