立即註冊 忘記密碼
略過巡覽連結OhMyGod網站 首頁 > 專欄文章 > 攻殼機動隊 Ghost in the Shell
載入中....
Facebook plurk twitter
 
【攻殼機動隊】生命與科技的界限?
文/廖瞇 
「生命與科技之間,是否有著那麼一條線?」
 
看攻殼的時候,這個問題總是會引我深思。當生命體有越來越多科技介入,要介入到什麼樣的狀態,我們會說「這已經不是生命了」或「這依舊是生命」?這當中是否有著那麼一條線?
 
攻殼第8話「得天獨厚的人們」,從一個正在等候心臟移植的六歲小女孩說起。小女孩無端被捲進一起意外事故,因此必須接受心臟移植手術;但是,如果找不到適合的心臟,小女孩就必須接受全身義體化。
 
「因為是被捲入突發事件而接受手術的,如果找不到器官的話,似乎也做好了全身義體化的心理準備。在她這個年齡,配合成長更換義體會帶來很大的壓力,如果考慮到將來保養、花費等等事情,能找到心臟的確是幸運的事。」負責照顧小女孩的護士這麼說著。
 
「全身義體化」究竟是什麼意思呢?意思是全身的器官都機械電子化了嗎?如果全身器官都機械電子化了,那麼究竟有什麼「人」的部分被保留下來呢?
 
當然,「全身義體化」是存在攻殼機動隊中的設定,所以,如果真的想要了解「全身義體化」究竟是什麼樣的狀態,還是得了解一下角色設定。
 
少校草薙素子是一個「全身義體化」的例子。素子六歲的時候在一場空難中罹難,為了活下去,除了腦和脊髓的一部分外,全身完全義體化。當然,因為全身的器官都義體化了,所以腦和脊髓也必須電子化才行。
 
嗯,沒看過攻殼的朋友,可能會有點難理解我在說什麼。我想說的,其實就只是透過這個例子來分析在攻殼機動隊中「人與機械的差別」。
 
以素子來說,全身器官除了腦和脊髓之外都義體化了,腦也被電子化,以便能夠與義體化的器官連接。在這樣的情況下,還屬於素子原本的部分只剩下了轉換成電子腦的大腦。這裡我有個問題──是不是只要腦還存在著,還存在著包括像記憶這樣的東西,就算全身都義體化(全身都是機械)了,仍舊是一個人?
 
還記得攻殼第2話中,那個將自己的腦安裝到戰車上的加護武嗎?控制戰車的是加護武的腦,我們可以說加護武在他肉體死後,依然以戰車的樣子活著;但是,我們能說加護武依舊是一個人嗎?(我沒有答案)
 
討論得有點遠了,回到故事的主軸。很幸運地,小女孩找到適合她的心臟,可以不必接受全身義體化;但捐贈心臟者的雙親表示,他們完全不記得有捐贈器官。於是少校便開始調查是否有非法集團走私器官。
 
首先,少校先調查中介小女孩器官的醫療科技公司。
 
在攻殼的世界中有門好生意,就是中介人體器官。人體器官的來源有幾種,第一種是因為身體因素或個人意願,將原本身體的器官替換為人工器官(也就是所謂的義體化);替換下來的器官若功能正常,就捐贈或販賣給需要的人。
 
第二種則是存入遺傳基因培養備用器官。怎麼培養呢?請看這張照片中的豬:
 
 
這身上印有條碼的豬,可不是養來吃的,而是用來培養人類的器官。這家器官醫療科技公司在豬的身上轉殖客人的遺傳基因,培養出客人想要的器官,「你可以選擇你想要培養的五種器官。」醫療科技公司的董事長嚴崎說。
 
少校問嚴崎:「這生意賺錢嗎?」嚴崎表示:「當然賺錢呀!」
 
有時候會想,醫療科技再怎麼發達,似乎都只是在為有錢人服務。在攻殼的世界裡,有錢人可以預存自己的基因,培養備用器官;如果想要換成高性能的義體,只要有錢,也可以按自己的喜好選擇想要的義體。但是,一個窮人不管是想培養備用器官,或是想將自己義體化,只要沒有錢都辦不到。
 
剛剛說了,有錢人可以培養自己的備用器官,也可以依喜好來替換義體,嚴崎剛好就是後者。嚴崎雖然是醫療科技的董事長,但他進行了全身義體化,從外觀來看根本就是個機器人。反倒是他身邊的改造人祕書,從外觀來看根本就是個人。
 
 
「人工器官業界最大規模公司的社長,居然是使用詹姆森型義體的改造人,看他那個樣子,大概是把自己的器官都拿去賣了。」巴特說。
 
不過,這家醫療科技公司雖然靠著中介器官做生意賺錢,但並沒有非法走私。後來公安九課循線追查,發現原來是醫學院實習生把改造人手術取出的器官,擅自重貼標籤後,再賣出去。
 
「我們只是提供超便宜的器官,給無法如願義體化的一般市民不是嗎?」從事走私的醫學院學生這麼辯解。
 
醫療科技越進步,受惠者卻不一定越普及,多數都是金字塔頂端的人享受服務;在這樣的情況下,階層更加明顯,黑市更加猖獗。這是攻殼所設定的未來故事背景,但與我們的現實世界對照,我們這個世界的階層與攻殼機動隊的世界似乎一樣分明。
 
如果撇開階層與道德問題,單單看義體化本身,有些人義體化是為了活下去,而有些人是因為喜歡;當生命與科技已彼此交融,人與機械也不再分明,我們很難說選擇義體化的人的心,就比不義體化的人剛硬。
 
少校素子在六歲時做了全身義體化。全身義體化後的她,無法馬上適應自己的身體,連自己的手也沒辦法好好地操控。攻殼的片頭有一段畫面,一個小女孩捏碎了自己心愛的娃娃──
 
就算全身都是義體了,連腦子也是電子腦,但是捏碎心愛娃娃的時候還是會難過。我想,這就是人與機械的差別。
 
 
延伸閱讀:
 

發佈日期:2014-06-11

點閱次數:329
資料來源:
引用:
圖片來源:
延伸閱讀:
成為第一個說讚的人
我要回應(0篇) 投票

讀者回應
-- 目前尚無回應資料 --
此專欄所有文章
 1 2  

隱私權聲明版權聲明 關於我們給予支持聯絡我們訪客留言板網站Q&A
Copyright © 2004- www.ohmygod.org.tw powered by ICPCT.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資訊中心 建置維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