立即註冊 忘記密碼
略過巡覽連結OhMyGod網站 首頁 > 專欄文章 > 青青的報
載入中....
Facebook plurk twitter
 
[廢死] 從槍聲響起開始,也至槍聲響起結束
圖文/陳青蛙 

我是2006年6月22日在新竹峨眉發生的三起命案的受害者家屬,這是我的故事......

那一年,我高三,離指考不到一個星期,身為一個台北市的考生,補習班的生活是一定會體驗到的,然而在那一天我經歷了自己無法想像的事情。6月22日我就跟平常一樣,晚上11點補完習回家,洗完澡連書都懶得繼續念了,就倒在床上準備休息,畢竟我隔天早上又要六點起床,準備繼續一整天的補習人生,然而倒在床上半夢半醒之際,我家的電話響了。「拜託……現在幾點了你知不知道?」這樣子的話充斥著我的大腦,電話響了五分鐘,還是持續一直響著,我心裡滿是疑問,最後還是爬起來接起電話,電話的彼端傳來一個很久沒連絡的嬸嬸的聲音「你爸在哪裡?」嬸嬸什麼寒暄也沒有,劈頭就這麼問我。那時的我腦袋混沌勉強回答道:「他去新竹了,已經10天沒回來了」。

我的父親是一位公務員,6月12日剛退休,他用退休的錢在峨嵋買了一塊地,在地上蓋了一個小木屋,這樣子閒雲野鶴的生活是他夢寐以求的生活方式。退休後的10天他都在那裡,過著他夢想中的生活。然而這樣子的生活中卻有外力阻止他繼續這樣生活下去。

「是唷……那沒事了」嬸嬸連再見也沒說就掛了電話,我也爬回床上睡覺了;但換我就這樣睡不著了,我越想越不對,我將我們房子裡每一盞燈都點亮了,我發現那天晚上11點,我們家只有我一個人,平常早已入睡的母親、還在打電動的哥哥都不在家,家裡空盪盪的。我順手撥了手機給我母親,但我母親並沒有接電話,不到五分鐘,我們家電話再次響起,我的哥哥打給我,只告訴我他們要回家了,叫我早點睡,明天他們會再告訴我發生什麼事。到了隔天我才知道我的父親為了勸架,活生生被人拿槍射死,身中兩槍,子彈在身上打出了三個洞,之後他就躺在地上,看著自己的血流滿地,失血過多離開了。

一年後,犯人洪晨耀被捕,在我讀大學,偶爾回家的時候,常常聽到母親轉述開庭時所發生的事情,有一件事情讓我記憶猶新……。我母親跟我說,那時法官問洪晨耀說:「再給你一次機會,你還會殺人嗎?」洪晨耀回答:「一定會,下輩子我再碰到我還是會再殺一次。」每當有人跟我討論起廢死議題時,母親所告訴我的這件事就浮上我的記憶。請問知道這樣子的事情的人,又該如何要我原諒他呢?

從近代對上帝的認識中,我們可以看見上帝是不喜悅死刑的,也因為對上帝這樣子的認識,我們教會也很自然的每當政府執行死刑後,就群起攻擊政府;每當有受害者家屬站出來說要求執行死刑,我們教會也會使用教義要求受害者家屬應當原諒死刑犯,並開始用主禱文教導「免我們的債,如同我們免了人的債。」然而,在這樣子的社會當中,受害者家屬的聲音有人聽見嗎?有時不是受害者家屬無法原諒,而是無法跨出這一步去原諒那位傷害他們家庭的人。有人說:「殺了加害人並不能使死去的家人復活。」然而,2010年5月,洪晨耀被槍決,或許也真的無法使我死去的父親復活,然而讓我們家有一種一切都塵埃落定的感覺。使我們能用力踏出新的一步。上帝縱使不喜悅死刑,但祂會為了那群需要死刑的執行才能重新站立的受害者家屬,任憑死刑的發生,而使受害者家屬可以再次出發,面對新的生命。

 

陳青蛙/中山醫大天僑團契契友,在大專進入了延畢生活;在南神可以準時畢業,但卻又進入待派人生。或許上主不停的暗示要我學習等待,以及聽祂所發出的那「微小的聲音」。


發佈日期:2017-04-10

點閱次數:2
資料來源:總會青年事工網站
引用:http://youth.pct.org.tw/kin11.aspx#book7/page6-page7
圖片來源:
延伸閱讀:
成為第一個說讚的人
我要回應(0篇) 投票

讀者回應
-- 目前尚無回應資料 --
此專欄所有文章
 1 2 3 4  ...  

隱私權聲明版權聲明 關於我們給予支持聯絡我們訪客留言板網站Q&A
Copyright © 2004- www.ohmygod.org.tw powered by ICPCT.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資訊中心 建置維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