立即註冊 忘記密碼
略過巡覽連結OhMyGod網站 首頁 > 專欄文章 > OhMyGod說說話
載入中....
Facebook plurk twitter
 
【受難與復活】寬恕,帶來療癒──我讀《寬恕,我唯一能做的》
文/林熙皓 

 
書名:《寬恕,我唯一能做的》 
作者:伊瑪奇蕾.伊莉巴吉札(Immaculee Illibagiza)、史帝夫.艾文(Steve Erwin) 
出版資料:台北 張老師文化,2007年5月
 
 
盧安達的大規模種族屠殺
 
位於東非的盧安達與許多非洲國家一樣,都曾是歐洲列強的殖民地。一次大戰後,原是德國殖民地的盧安達,被國際聯盟交給比利時管理。盧安達1962年獨立前,比利時採取「分而治之」的統治手段:故意優厚對待圖西族,讓僅佔人口15%的圖西人不但在教育方面有優先的機會,且獲取較多的官員職位;相較之下,境內的最大族——胡圖族則飽受貶抑。比利時甚至印製族群卡,作為區分兩族的識別證。種種作為,讓原本因通婚雜居而逐漸淡化的族群意識被激起,最終引爆胡圖人於1994年大規模屠殺超過一百萬名圖西人的慘劇。
 
本書作者伊瑪奇蕾正是被迫害的圖西族成員之一。伊瑪奇蕾小時候就已感受到種族區隔與歧視,小學老師採用「種族點名」,讓尚以為大家都一樣的伊瑪奇蕾遭受老師的責罵。事實上,「種族點名」是當時由胡圖人掌控的政府推動「族群平衡配額計畫」的一部分,目的是不讓人口較少的圖西人進入高中、大學受教育,好使圖西人永遠淪為次等公民。幾經努力,伊瑪奇蕾終於成為少數能進入大學的圖西人。但也就在那時,她的生命遭逢空前的傷害與考驗。
 
那時被胡圖人掌握的廣播電台總是灌輸著仇恨的訊息:圖西人組成的「愛國陣線」像動物般地住在森林裡,吃人肉、與猴子為伍、頭上長角、非常邪惡,盧安達人得提防這些「叛軍蟑螂」…。這些消息深刻地左右一般百姓的思想,連伊瑪奇蕾都差點因而死於胡圖女同學之手。1994年,胡圖族的盧安達總統所搭乘的飛機疑似被圖西族游擊隊擊落,這引爆了胡圖人全面性的屠殺活動。伊瑪奇蕾因此被迫與家人分離,撤離到一個胡圖族牧師的家裡藏匿。
 
「牧師家?那不是很好嗎!」但事實上,伊瑪奇蕾從踏進牧師家門的那一刻起,鄙視、排擠依舊如洪水般圍繞著她。令人震撼的是,這些人都是基督徒!那位在種族點名時責罵伊瑪奇蕾的小學老師,拒絕接受她的笑容與握手,因為她是「骯髒的圖西殘渣」!當伊瑪奇蕾慶幸遇到小學最要好的朋友、也就是牧師的女兒時,對方卻以不友善的臉孔回應她的到來,揚言:「我不會藏匿妳,我爸也不會。」最後更以絕交來回應伊瑪奇蕾曾以為的堅定友情,藉以表達對胡圖族與種族淨化的忠誠。牧師雖然最終將包含伊瑪奇蕾在內的六個女性(後來又增加兩名),藏匿在長約四呎、寬三呎的小衛浴室長達三個月,但同時也拒絕了許多前來尋求庇護的人;即使年老和藹的寡婦懇求這位服事上帝的人免她一死,牧師仍以「你是國家的敵人,我是忠誠的胡圖人」為由,拒她於門外。而這些被胡圖人稱為「蟑螂」的圖西人在踏出牧師家門後,一一被消滅,成為胡圖人穩固自身地位與安全感的代價。
 
 
在仇恨與寬恕之間掙扎
 
「殺,殺,殺!殺光他們;殺掉大人,殺掉小孩!殺掉老人,殺掉幼兒…幼蛇仍舊是蛇,殺掉他,一個都別放過!殺,殺,殺!殺光他們!」雖然躲在浴室裡的伊瑪奇蕾每天花上十二、三個小時在禱告、誦念玫瑰經,但是當腥風血雨的吶喊聲,摻拌著笑聲從窗外傳進伊瑪奇蕾的耳中時,她始終無法為這些難以原諒的暴徒禱告。甚至當死亡曾隨著沾滿血腥的劊子手站在浴室門口,伊瑪奇蕾迫切懇求上帝不要讓她們被發現時,邪惡的話語卻也同時鑽進腦袋:
 
妳何必求上帝呢?妳心中對這些劊子手的恨,不就跟他們對妳的恨一樣?事實上,妳恨不得親手殺死他們!……每次妳禱告時,說妳愛上帝,根本言不由衷。上帝不是用祂的形象造人嗎?那妳怎麼會愛上帝、卻恨祂所造的人呢?——《寬恕,我唯一能做的》,頁127
 
伊瑪奇蕾一再地試著祈求上帝寬恕這些殺人兇手,但是在內心深處總是無法真實地原諒他們。每一天窗外胡圖人瘋狂的喊聲與笑聲,每一次狹小空間裡期盼原諒卻又恨之入骨的掙扎,近似撕裂地拉扯著伊瑪奇蕾的生命與信仰。直到一天,在持續的掙扎與禱告中…
 
我清楚地聽見祂的答案,彷彿我們坐在同一個房間裡。「不論誰,你們全都是我的孩子。」……這些殺戮者就像小孩一樣。沒錯,他們是野蠻人,該嚴懲其行為,但他們終究還是小孩。他們殘忍、狠毒、危險,就像頑皮的孩童有時也會這樣,但無論如何,他們終究是小孩。……他們未加思考便盲目傷害別人,傷害自己的圖西同胞,也傷害上帝;但他們不了解的是,他們也正在傷害自己。——《寬恕,我唯一能做的》,頁129~130
 
從那一刻起,即使窗外依然充斥著殺戮聲,即使仍住在擁擠不堪的狹窄空間裡,但當伊瑪奇蕾因著上帝的幫助與安慰而能寬恕兇手時,她也獲得了愛人與繼續生存的力量。之後當她遇見殺害她家人的兇手時,平靜與原諒取代了憤恨和咒罵;也因著她的寬恕與接納,兇手有機會從無窮無盡的折磨與悔恨中得到釋放。
 
「父啊,赦免他們!因為他們不知道自己所作的是什麼。」
 
不可否認,「寬恕」說來簡單,做起來難,這從伊瑪奇蕾徘徊在寬恕與仇恨之間的掙扎,清楚可見。但我們在這股張力中,也看到了她從上帝那裡得到帶著被安慰與寬恕力量的新生命;她的故事激勵了許多身心遭受傷害的人,使他們願意藉由寬恕開始新生命。這不也印證了寬恕的可能性,見證上帝在傷害與寬恕之間,為個人生命與社會群體帶來了盼望。(註)
 
只要心中有愛,情況就會大不相同。我相信,一次療癒一顆心,我們終能療癒盧安達,以及我們的世界。——《寬恕,我唯一能做的》,頁262。

發佈日期:2012-04-06

點閱次數:1159
資料來源:節錄於《新使者》雜誌第103期
引用:
圖片來源:
延伸閱讀:
成為第一個說讚的人
我要回應(0篇) 投票

讀者回應
-- 目前尚無回應資料 --
此專欄所有文章
 1 2 3 4  ...  

隱私權聲明版權聲明 關於我們給予支持聯絡我們訪客留言板網站Q&A
Copyright © 2004- www.ohmygod.org.tw powered by ICPCT.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資訊中心 建置維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