立即註冊 忘記密碼
略過巡覽連結OhMyGod網站 首頁 > 專欄文章 > 勒俄腊之聲
載入中....
Facebook plurk twitter
 
懷念我永遠的二嫂
作者/歐蜜‧偉浪 

一個已婚的漢人弟兄與一位原住民青年,因常常「參與」於一間都市原住民教會的聚會而認識,進而成為無話不談的好朋友。

不幸的是,這位漢人弟兄罹患重疾,且深知在世的日子不久,但捨不下他深愛的妻子和兒女,又牽掛他們成為孤兒寡婦。於是,在病逝前再三請求他的原住民朋友務必照顧他的妻兒。

這位原住民青年對朋友的重託感到很猶豫、惶恐。一度為了此事放棄都市工作,跑回山上從事農務。但由於在山上毫無「錢途」可言,這一位原住民青年再次下山謀求工作,一切安定之後,禮拜天他照常到原先聚會的教會禮拜,因為數年前,當時窮困潦倒,一身又染上酗酒惡習時,是這一間教會讓他重新站立,再次回到上帝面前。

在這教會中,他再次與巳逝漢人弟兄的妻兒相見,由於這名原住民青年與她們全家熟悉,一看到這位原住民叔叔時,她兩名天真可愛的小孩便爭著要叔叔抱,小孩這一分純愛、信賴與寄託,漸漸的渲染在這名原住民青年的心版上。

經過一段時間相處交往,這位原住民青年終於決定了他一生的婚姻之路,更樂意投入在這個家庭裡,成為兩個孩子的父親。而這一位尋得人生第二春的少婦,也以無比的信心與決心,成為原住民的媳婦,做了我的二嫂。

前夫過逝後,二嫂找了一份工作。與二哥結婚後,為了讓孩子住的舒適一點而買了一棟房子。為了補足購買房子的錢,二嫂辭掉公司的工作,隨著二哥跑工地,從事粗重勞累的建築工作。二嫂就這樣隨著一群原住民工人穿梭於都市叢林中,展開另一種生活體驗,逐工地而居。於是,一雙細緻白皙的手,變得粗糙且滿了厚繭,隨著時間的流逝,這雙手越來越像「原住民的手」了。

二嫂在家中排行老么,出生在台北的她,極受長輩及姊妹們的呵護,幾乎沒有過清苦日子及做苦工的體驗。如今,二嫂成為我們家族的一分子,而苦力、清寒、貸款又幾乎是我們這一個家庭的符號。相信二嫂在答應這門親事之前早己知道會有許多生活習慣上的差距,但二嫂坦然接受,並用心的投入新家庭及養兒育女的工作。

有一次,爸媽特別醃製了不少泰雅族傳統美食Tmmen(醃肉),偷偷的送給二哥,深怕醃肉強烈的味道會令二嫂倒胃口,因此謹慎的交給二哥,但還是被二嫂瞧見了。二嫂好奇的看著,也勇敢的品嚐了她這一生中特別的「第一口」,令家人驚訝的是,二嫂品嚐了這一口以後,二嫂比家裏任何一位還能吃。從此,泰雅族醃魚、醃肉便成了二嫂的最愛。

記得我讀神學院時,每次回後山老家,二嫂總是會塞些零用錢在我口袋,讓我不為經濟擔憂。

在教會團契中,雖然大家常說二嫂「口快」,但也同時稱讚她「心直」,在教會各樣的事工,二嫂從不缺席,於是教會全體信徒公推她為教會的執事兼會計,且連任好幾屆。

二嫂含莘茹苦地教育兩個兒女,如今都己成年,她為丈夫、小孩及我們全家人所付出的是真實的情意,那一份跨越種族與種種差距轉換而來的認同、接納與參與,確是彌足珍貴。

奈何突來的惡耗,恰如晴天霹靂般,叫全家人難以接受。

1996年8月16日,二嫂與二哥照例補修一棟大樓地磚時,一不小心從四樓高處滑落。十九個晝夜在醫院裏與死神搏鬥,神終於還是接走了我敬愛的二嫂。告別禮拜的日子,我卻一個人在紐西蘭與澳洲拜訪見習。當夜幕低垂,獨自漫步雪梨皇家公園,沿著海岸邊,看著燦爛焰紅的晚霞漸漸隱沒於無垠天際,心想人的一生真是短暫、有限,無論何種背景與境遇,每個人總是要跨過這門檻,深信冥冥中都有神的安排與美意。

身處異國,雖然無法參加二嫂妳的告別禮拜,但在我心中,那份深沈的思念伴著濃厚的哀愁,相信家人很快會走出這陰霾。此刻,我只想對妳說「妳是我永遠的二嫂,我們永遠紀念你。」

           1996年11月17日,刊於《台灣教會公報》第2333期 


發佈日期:2007-04-12

點閱次數:530
資料來源:
引用:
圖片來源:
延伸閱讀:
成為第一個說讚的人
我要回應(0篇) 投票

讀者回應
-- 目前尚無回應資料 --
隱私權聲明版權聲明 關於我們給予支持聯絡我們訪客留言板網站Q&A
Copyright © 2004- www.ohmygod.org.tw powered by ICPCT.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資訊中心 建置維護